俄新总统家世不是谜 祖父曾当过市委书记

1月 19, 2023 k1体育平台导航

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1965年9月14日出生于俄罗斯列宁格勒(现称圣彼得堡),1990年毕业于国立列宁格勒大学法律专业,获法学副博士学位。毕业后,他曾在大学任教。1999年,梅德韦杰夫出任俄联邦政府办公厅副主任,2000年6月改任俄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2003年至2005年,他任俄总统办公厅主任。2005年11月14日,梅德韦杰夫出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2007年9月,俄罗斯政府改组,梅德韦杰夫继续担任俄第一副总理。 2007年12月,统一俄罗斯党、公正俄罗斯党、俄罗斯农业党和公民力量党联合推举梅德韦杰夫为总统候选人,这项提议得到普京总统的“完全支持”。2008年1月21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梅德韦杰夫已正式登记为下届俄总统候选人。 新华社发

在今年2月底俄罗斯总统大选期间,网络上曾一度盛传俄第一副总理、总选候选人梅德韦杰夫“不是俄罗斯族人”的流言。于是,作为俄罗斯家谱研究方面的权威人士、曾为200多位名流(包括勃列日涅夫和赫鲁晓夫)做过家谱的“库尔斯克历史-家谱协会”主席叶夫根尼·卡尔布克,搞了一次深入调查,对梅德韦杰夫的家族史进行了刨根问底式的追查。

在对梅德韦杰夫的家族史研究至彼得大帝时代之后,卡尔布克不仅成功地查证到了梅德韦杰夫的五世祖——大约出生在1720年的米哈伊尔·梅德韦杰夫,还明确地将“梅德韦杰夫”这一姓氏划归为“库尔斯克姓氏”。他表示,从父亲这一体系而言,梅德韦杰夫的根就在库尔斯克州,他们家直到梅德韦杰夫爷爷这一辈,都是世代居住在库尔斯克州苏维埃区曼苏罗沃村的农民。

卡尔布克经过研究发现,梅德韦杰夫的先人米哈伊尔·梅德韦杰夫一家,住在沙皇时代的库尔斯克省西格罗夫斯基县的曼苏罗沃村。他们全家和周围大部分人一样,都是农民。卡尔布克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梅德韦杰夫这个姓氏,至少已有200年的历史。而且,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他们是村里惟一拥有姓氏的人家。

在库尔斯克省北部地区的农村,很多农民直到20世纪初都还没有姓氏。当地官员在登记村民姓氏时,通常把村名作为姓氏安到村民头上。结果,一夜之间,谢尔盖耶夫克村的300多个村民有了一个共同的姓氏——谢尔盖耶夫。

更令卡尔布克惊奇的是,200年中,梅德韦杰夫这一姓氏不仅没有消失,还从未改变过。要知道,在沙皇俄国,就连皇家的姓氏都是改来改去的。至于为何如此,据卡尔布克考证,可能因为他们是外来移民,也可能因为他们是军人的后代。

虽然卡尔布克未能考证出梅德韦杰夫的先人是否与军人有关系,但他却考证出米哈伊尔·梅德韦杰夫的曾孙格拉西姆曾在1812年的卫国战争中被应征入伍。尽管文献并没有记载他是否曾作为士兵打到过巴黎,但库尔斯克骑兵团曾因在波罗金诺会战中表现出色而受到亚历山大一世的表彰。也许,其中就有格拉西姆的一份功劳。

在19世纪初期,人丁兴旺的梅德韦杰夫家族开始富裕了起来,因为当时农家的家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男丁的人数。而梅德韦杰夫一家的男丁非常兴旺:每代都有3至7个儿子。因此,到了梅德韦杰夫的曾祖费多尔·费多罗维奇·梅德韦杰夫时,其不仅拥有12公顷的土地,还有两匹马、3头牛、8只绵羊、4辆木制四轮车、雪橇、犁及耙等牲畜和农具。

直到“十月革命”后,梅德韦杰夫一家才开始没落,到其祖父阿法纳西·梅德韦杰夫结婚时,只从父辈手中得到一个小木屋,而且屋顶还是用茅草盖的。

据卡尔布克考证,梅德韦杰夫的祖父一家一直在库尔斯克居住到苏联时期,梅德韦杰夫的父亲就是在这里出生的。二战结束后,梅德韦杰夫的爷爷阿纳法西·梅德韦杰夫带领家人搬到了克拉斯诺达尔。他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有可能是为了找自己的亲人,因为他早年曾担任过当地的曼苏罗沃村集体农庄的主席。他还加入了共青团,并在村里建起了支部。

在克拉斯诺达尔,阿纳法西最终走上了领导岗位,当了多年的市委。后来,赫鲁晓夫将他调到了边疆区,担任区委委员。他在94岁时去世,她的妻子则活到了82岁。梅德韦杰夫的父亲从小就非常喜欢读书,他后来成为圣彼得堡理工学院的一名老师,并最终把家安在了那里。

尽管已经将梅德韦杰夫的家族史上朔到了彼得大帝时代,但卡尔布克的调查并未结束,他表示,还要查证梅德韦杰夫更早的先人。因此,库尔斯克、奥廖尔、莫斯科等地的档案馆都是他工作的地方。不过,他的调查也受到一些限制:1623年,首都的中央档案馆曾被焚毁过。

随着卡尔布克研究成果的公开,在3月2日俄总统大选投票日当天,简直成了曼苏罗沃村的节日。村民们纷纷走向投票站为“我们的梅德韦杰夫”投票。尽管曼苏罗沃村的村民一向在投票时非常积极,但3月2日的投票还是打破了以往的纪录——竟然有89%的人参加了投票。

据曼苏罗沃村选举委员会主席伊万·基尔萨诺夫透露,“有10个人投了日里诺夫斯基的票,18个人投了久加诺夫的票,其他187人全部投了梅德韦杰夫的票。他获得了所有选民中87%的选民支持!”

在投票日那天,全体村民的情绪十分高涨。同乡成为总统总是件令人非常开心和值得期待的事情。“选举前我曾到州里的印刷厂办事。”村民伊万·鲍里索维奇表示,“在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后,我就听他说,‘哦,您是未来总统的同乡!’被人如此关注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当然,我们也希望政府能想起我们来。至于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会不会来看望我们,我们连这样的期盼都不敢有!”

现在,由于来自莫斯科及世界各地的记者经常出现在曼苏罗沃村。当地村民对“新总统带来新生活”的期望更大。像其它很多村子一样,曼苏罗沃村现在几乎是空壳了。年轻人都到城市里去寻找工作。村里那所本来可以容下上百名学生的中学,现在只有30多个学生在那里啃书本了。

“也许,现在有人会注意到我们了。”一个村民对前去采访的莫斯科记者说:“我们村到现在还没有通上天然气,而且在最近一段时间也看不到能通的希望。不过,我们都相信,这一切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发生改变。”

梅德韦杰夫的爷爷阿纳法西离开曼苏罗沃村后,村子就留给了阿纳法西的姐姐索菲娅照顾。尽管阿纳法西没有再回来过,却经常给索菲娅一家寄东西回来。索菲娅的夫家姓阿布哈夫,她的儿子维克托和阿纳托利也在1949年离开了曼苏罗沃村。不过,他们和当地学校的老师塔吉扬娜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并通过她向儿时的朋友传递消息。

据塔吉扬娜透露,这对兄弟是在他们的母亲去世后离开库尔斯克州的。哥哥维克托·阿布哈夫迁至斯塔夫罗波尔,弟弟安纳托利则搬到了顿涅茨克。他们都对儿时朋友的近况非常感兴趣,也对村子里发生的变化感兴趣。维克托曾问起他家原来住的地方的近况,可惜那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还曾在信中给儿时的朋友奥夫恰罗夫带过一个便条,“当我把便条交给奥夫恰罗夫时,他立即哭了出来。”

维克托在一封信中曾提到,“我的舅舅阿纳法西·费多罗维奇·梅德韦杰夫,在克拉斯诺达尔斯克边疆区当了很多年的市委,后来,赫鲁晓夫将他调到了区委。他能拉一手好手风琴,他晚上经常给聚在一起的村民演奏曲子。不过,他穿的和大家都一样:都是用麻绳编的草鞋,衬杉、裤子。”

“现在,他的孙子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是第一副总理。我们应当感到骄傲,库尔斯克的土地上出了这样的人物!”

维克托的弟弟还透露,哥哥曾和梅德韦杰夫一家关系非常密切。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就中断了。不久前,维克托曾给梅德韦杰夫写过一封信,谈了谈曼苏罗沃村,谈了谈亲人们。很遗憾,他暂时还没有收到回信。

从维克托兄弟的信中,塔吉扬娜还获悉,梅德韦杰夫到克拉斯诺达尔斯克边疆区去时,曾拜祭过其先人的灵墓,并更换了其爷爷和奶奶的墓碑。因此,她希望梅德韦杰夫能到他爷爷的家乡来一趟。也许,他能帮助这里解决一些问题。

不过,希望归希望,3月初,在接受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采访时,维克托·阿布哈夫说:“我们很长时间都有点怀疑,第一副总理是不是我们的梅德韦杰夫,因此,我在电视中仔细听了好几回他的父称。季玛(梅德韦杰夫的小名),外表变了好多,要知道,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才7岁左右。说实话,我们和梅德韦杰夫一家的交往很少,因为他们是社会地位高的官员,而我们只是普通工人,因此,我们只是在重大节日时在他爷爷那里聚一聚,我们不想打扰他们。”(郭宣)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