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朋友”如今的小刺头:阿尔巴尼亚是如何得罪全世界的?

1月 15, 2023 k1体育app下载

上一辈的老人们,或许对阿尔巴尼亚这个国家有些印象。他曾是社会主义阵营中一颗闪亮的明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可如今,这个国家却把自己的人缘儿丢了个一干二净,在二十世纪下半页,阿尔巴尼亚表现出的外交水平约等于“把五常得罪了一个遍”的卡扎菲,和怼天怼地的冈比亚。

而这,主要得益于他们当时的领导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书记——恩维尔·霍查。

恩维尔·霍查,1908年出生于阿尔巴尼亚南部的吉诺卡斯特城,霍查的叔父切宁是影响他童年的一个重要角色,切宁是个无神论者,他不去寺,也从不祈祷,并且劝告侄子霍查不要信教。这让出身于“教”家庭的霍查从小就变得容易陷入“纠结”,容易反复无常。

1930年,22岁的霍查来到法国留学。在法国期间,他对自己的专业:植物学兴趣不大,反而是把大量时间都用在了联络在“法共”和“”身上,是个精神上的马克思主义者。

1939年4月,意大利法西斯占领阿尔巴尼亚,此时已经回国三年的霍查摇身一变,成了“反法西斯组织”的创始人之一。

在随后的反法西斯战争中,霍查逐步树立起他在组织中的威望。到了1944年,霍查率军攻陷首都地拉那,取得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1945年阿尔巴尼亚建国,霍查也在建国初期的政治斗争中取得胜利,成为了国家领袖。

考虑到阿尔巴尼亚地理位置特殊,除了隔海与意大利相望之外,在陆地上只有两个邻国——希腊与南斯拉夫。对霍查来说,靠着英美支持行君主制的希腊自然是敌人。而政治上观念相同,实力相对较强的南斯拉夫,非常适合“交朋友”。

为了增进两国“友情”,霍查决定拍一拍南斯拉夫领袖铁托的马屁。他想到铁托是个“枪械爱好者”,于是在国内四处寻找铁托喜欢的。最后一共找出了三支,霍查本想请南斯拉夫的大使从三支枪里挑一支送给铁托。不料,南斯拉夫大使看了后,说这三支枪铁托都非常喜爱,他全都要。霍查只好恋恋不舍地将三支枪全部送了出去。

在作为国家元首出访的时候,霍查第一个访问的国家也是南斯拉夫。在与铁托会面之后,霍查大声地向群众呐喊:“我们与南斯拉夫是兄弟关系,这是我们生存的保证。”然后,霍查就开始要“援助”了。

可能是由于霍查自己没事就爱喝两盅,他要求南斯拉夫援助的酒精数量,竟然超过其国内人均需要的十倍以上,同时又要求南斯拉夫援助铁路、援建钢厂、援助粮食等等,搞得铁托脸上一阵红一阵绿,最后变成铁青色,真成“铁托”了。

由于霍查的贪得无厌,铁托尽管还是给了阿尔巴尼亚援助,但却打心底里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盟友了。

而得到了铁托援助的霍查,却转手就把对方给卖了。1948年苏联与南斯拉夫交恶,阿尔巴尼亚果断站在了苏联一边,急忙向苏联表忠心,说“南斯拉夫”不是我的恩人!您才是我的恩人!”。然后便从此确立了反南斯拉夫方针。

为配合苏联的“反铁托运动”,霍查在国内开展清除亲南斯拉夫势力的运动,霍查打的算盘是,既借机借讨好斯大林,又顺便清理掉党内的政敌,稳固自己的地位。

因为早在1944年底,阿尔巴尼亚刚刚建立政权不就,霍查的权力欲望就开始膨胀,变得飞扬跋扈,不受制约。当时党内的二号人物佐治曾议,要召开会议以纠正霍查的错误。

霍查得知此事后,立刻命手下,将佐治等16人抓进了监狱,并指控他们是南斯拉夫的代言人,是境外势力!如今,借助南斯拉夫的事情,霍查干脆下令将这16人全部处死。通过清理佐治等人,霍查更加受到斯大林的信任,并从苏联得到了更多的援助,也帮助自己巩固了国内政局。

不过,霍查的“反复横跳”还远没有结束,随着斯大林的去世和苏共二十大的召开。苏阿两国之间的矛盾变得更加公开化、尖锐化。眼看跟苏联的关系维持不住了,霍查感到,是时候换个“朋友”了。1956年,霍查开始了一次长途旅行,途径蒙古、朝鲜和中国。此行让霍查收获最大的,就是与中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此后,阿尔巴尼亚开始在国内、国际上,以各种方式表达对中国的感情。赫鲁晓夫的画像被取下作为践踏对象,取而代之的是中国领导人的画像。对中阿关系,霍查发出誓言:“我们是亲密无间的兄弟和战友,我们的团结坚如钢铁。”这一幕是不是很眼熟?

当然,在中阿蜜月期,阿尔巴尼确实对中国给予了“三大支持”,包括支持中国反对霸权主义,支持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等等。1960年6月,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赫鲁晓夫企图孤立中国,但由于阿尔巴尼亚力挺中国而告失败。此外,阿尔巴尼亚一直是每届联合国大会,恢复中国席位提案的主要发起国之一。在1971年第26届联大上,中国能够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阿尔巴尼亚功不可没。

而中国对阿尔巴尼亚的援助,则更加“实在”,那时的阿尔巴尼亚到处是来自中国的东方面孔和援助物资,包括各种粮食、物资、设备、武器等。中国甚至从加拿大采购小麦,以缓解阿尔巴尼亚的粮荒。但就是这么一个连粮食都需要别国援助的国家,在不久之后,竟然开始大量修建起了所谓的“碉堡”。据说,当时碉堡平均造价二百五十万美元,全国几十万座碉堡总耗资达1.75亿美元以上。

阿尔巴尼亚之所以要修建这么多碉堡,根本原因是它将自己置身于“完全孤立”的境地。除了拉黑苏联、南斯拉夫这样的社会主义阵营的盟友,阿国还反对整个资本主义阵营。

又因为七十年代阿尔巴尼亚对中国无休止的索要援助,以及中美关系的缓和,中阿关系也逐渐走到了尽头。

于是,阿尔巴尼亚一边感慨“只有自己才是坚持马克思主义道路的社会主义国家”,一边“穷尽家财”,修筑碉堡,表现其“保家卫国”的决心。可是,劳民伤财的“军事工程”终究是没有改变阿尔巴尼亚的命运。

1985年,霍查因病去世。六年之后,阿尔巴尼亚随着“东欧剧变”,与其他东欧国家一样建立了资本主义制度,并在2009年加入了北约。

不过,“没朋友”的阿尔巴尼亚并没有从此转运,而是从一个被孤立的“粪坑”跳进了“被围观”的粪坑。

1991年,阿尔巴尼亚的三大国有银行垄断着全国的公众存款及金融行业,但三大银行体制僵化,效率低下,内部的坏账占到总贷款的五成以上。因此老百姓们不敢把钱存进银行,全都放家里藏着。

于是,很多私人公司以较高的利率,吸引公众的存款。政府鉴于它对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因此态度比较宽容。为了追求更高利润,这些公司把大量资金用于投机、倒卖紧缺物资、走私、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

政府官员与这些公司来往密切,从中大量获利,并助纣为虐。虽然,阿国通过法律规定限定民间集资,阿中央银行也要求进行查处违规公司。但是,阿尔巴尼亚的首席检察官和司法部对此却极为“放纵”,甚至阿议长都在为集资公司做宣传。

当时阿国已有集资公司近一百家,为了吸收新储户,他们进行了疯狂的利率大战。1996年,有的公司已经把利率提到了百分之四十。

老百姓一想,把一笔钱存进去两个多月就能翻倍?天上掉馅饼了属于是。于是,人们纷纷排队到这些公司存钱,大家班也不上了,农活也不干了,就等着躺家里吃利息。

结果,1997年1月,Sude和Gjallical两家民间银行巨头宣布破产,吓得大家赶紧跑到银行取钱。结果绝大部分公司都找出各种理由推迟支付,有的公司干脆直接出逃。一时间,绝望的储户们有的跳楼、有的撞墙,有的精神失常,惨不忍睹。

由此可见,拥抱“资本主义”不一定能让你走上致富之路。同时也奉劝那些想靠市场经济发财的人,“好处占尽,坏处却一点也不想要”,那是不可能的。

让劳动者得到相匹配的报酬和应有的尊重,让投机倒把的“蛀虫”被人人唾弃,才是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应有的风气。

《阿尔巴尼亚的联盟抉择(1946-1961)——基于一种联盟理论的历史分析》申文 唐妮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