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凯恩:幽灵的复仇

1月 14, 2023 k1体育app下载

虽然麦凯恩是美国的老牌政治精英,享有颇高的声望,但这场葬礼之隆重,出席人员规格之高,还是出乎不少人的预料:

前总统克林顿夫妇来了,前总统布什夫妇来了,前总统奥巴马夫妇来了,大批的资深国会议员,全都来了。

“我给了他想要的那种葬礼,作为总统,我不得不批准。但我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得到。”

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标准的军队高官:麦凯恩的爷爷老约翰麦凯恩,是赫赫有名的美国海军上将,父亲小约翰麦凯恩同样也官拜美国海军上将,并曾出任过美军太平洋战区总司令——没错,他们一祖孙三代都叫约翰麦凯恩 (所以麦凯恩又叫约翰麦凯恩三世) 。

左起:小约翰麦凯恩,老约翰麦凯恩,以及当时还是婴儿的约翰麦凯恩三世

1954年,当出生在纽约的唐纳德特朗普刚刚开始自己小学生涯没多久的时候,麦凯恩已经遵从家族的期待,考入了美国海军学院。

在这所为美国海军航空兵和海军陆战队培养初级军官的学校里,同样有不少在军队都存在的“老兵欺负新兵”的恶习,尤其是麦凯恩作为一个“官三代”的新兵,一直遭到老生的刁难和欺凌。不过,他自己的学习成绩其实也相当糟糕,经常调皮捣蛋,违反各项纪律,好几次都险些被学校开除。

当然,麦凯恩也有自己的优点:他酷爱英美文学,熟读古典名著,擅长历史、政治和哲学,性格坚毅刚强。其中,教官对他的两个特点印象深刻:

第一,对于欺负过自己的人,麦凯恩一直会记在心里,绝不会放弃复仇的机会——且报复手段不讲常规,出人意料。当时学校里有一个一直欺负他的学长叫威特,在威特毕业前一天,麦凯恩半夜爬入行李仓库,改写了威特寄往报到部队行李上的地址,结果让威特永远丢失了行李和书籍等珍贵个人物品 (这是麦凯恩后来自己在回忆录里写的) 。

第二,麦凯恩非常善于交际,能和自己同龄的同学打得火热,并且能凭借各种辩论的技巧,说服利益双方,最终达成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共识。比如当时学校严禁学生在宿舍里看电视,麦凯恩居然还能说服10名同学,集资买了一个电视机在宿舍里偷偷看。

1958年,作为“刺头”的麦凯恩最终有惊无险第以全年级倒数第六的成绩毕业 (899名毕业生中,他的成绩排名第894) 。凭借军校履历和家里的影响力,麦凯恩其实很容易找一个清闲的岗位就此过上太平安逸的日子,但是,他却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美国海军航空兵,成为了一名航空母舰舰载机的飞行员。

不仅如此,1966年,已经30岁的海军上校麦凯恩,主动报名踏上了越南战争的前线战场,成为了美军在越南沿海的航空母舰“佛瑞斯塔”号上的舰载机飞行员。

在麦凯恩踏上越南战场两年之后,22岁的特朗普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毕业,第五次接到了服兵役的通知。这位从10岁开始就每年接受严格体检并一直显示非常健康的富家子弟,最后亮出了一张“膝盖有骨刺”的诊断书,逃过了兵役——这也是他第五次成功躲过“服役之灾”。

特朗普在就任总统前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曾声称,他在1968年是通过征兵抽签,完全靠运气免服兵役的,而不是靠骨刺诊断书。

但是,《》2016年公布了特朗普当年的注册征兵文件,文件显示他以医疗原因免服兵役。而且征兵抽签制度是从1969年开始的,是在特朗普获得兵役豁免之后。

尽管那场战争引起后人很多的反思,尽管像小布什、克林顿这样的美国总统当时也千方百计减少服兵役的生命威胁 (小布什只是参加了国民警卫队,克林顿曾被人诟病故意逃避兵役) ,但有一点还是可以证明的:

1967年10月26日,麦凯恩驾驶的A-4天鹰式攻击机在执行一次轰炸河内发电厂的任务中,被一枚北越的防空导弹击落,他弃机弹射后掉落在白竹湖里,随后被愤怒的北越民兵捞起,成为了俘虏。

在弹射过程中,麦凯恩的双臂和一条腿被战机爆炸的残骸撞成骨折,在被捞起时肩胛骨又被愤怒的民兵用枪托砸碎,但这些只是他遭受苦难的开始。

身受重伤的麦凯恩原本已经被越军放弃治疗,但因为他胸前的铭牌暴露了他的身份——《》有过报道:“美国海军上将麦凯恩之子在空袭河内的行动中失踪。”

被确认身份的麦卡恩随即被北越方面精心救治,不过北越救他的目的是希望他能够成为反战的宣传——1968年,他的父亲麦凯恩上将出任美军太平洋战区总司令。

为此,麦凯恩受到了特别“照顾”:每天都会被提出来审讯,并遭受拷打。虽然麦凯恩后来在回忆录里声称自己因为有“特殊身份”,所以遭受的拷打比其他美军战俘要轻很多,不过他还是被再一次打断过右臂,以及断过几根肋骨。

在审讯过程中,麦凯恩曾被迫写过一份声明书,声明美国介入越南战争是错误的——这个声明现在即便是美国人自己恐怕也不会否认——在其他方面,他坚持一字不吐。

麦凯恩的战俘生涯一共持续了五年半。事实上在1968年他就获得过释放的机会,当时越军释放他还有一个政治宣传目的:这家伙的老爸是美军太平洋战区总司令,所以他可以先被释放,但你们看,其他在越南战场上出生入死的美军士兵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出人意料,麦凯恩当了一回“硬骨头”:他坚持要秉承美军“先俘虏先释放”的原则,拒绝自己先行回国。

直到1973年初,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赴越南签署停战协议,越南方面还提出可以让基辛格顺带把麦凯恩“捎”回国,但基辛格也拒绝了这个提议,说“美军人人生而平等”——事实上,基辛格知道麦凯恩也不用等多久了。

当时美军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举办了一场欢迎战俘回国的仪式,军方曾特邀麦凯恩上将出席仪式,顺带能第一眼看到自己的儿子。但麦凯恩上将拒绝了这个邀请,理由是“并不是每一个战俘的父母都被邀请到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麦凯恩被俘的整个期间,他的父亲麦凯恩上将为了避免嫌疑,自始至终没有给他写过一封信,捎过一句话。

这段在越南的战俘经历尽管坎坷,但确实成为了麦凯恩的一笔人生财富,他甚至因此被人称为“战争英雄”。

麦凯恩的结发妻子是泳装模特卡罗尔西普,她原来是麦凯恩好友兼同学的妻子,但因为丈夫风流花心而离婚,麦凯恩发动了追求,最终两人在1965年结婚,两人育有一女 (卡罗尔之前还有两个儿子) 。

不幸的事发生在1969年:在麦凯恩还在越南战俘营的时候,卡罗尔遭遇了严重车祸,虽然幸运生还,但后半生只能依靠拐杖走路。这个消息卡罗尔一直让人瞒着在战俘营的麦凯恩,怕他担心。

1973年,卡罗尔带着孩子们欢迎麦凯恩回家。当时因为车祸原因,原先1米73的卡罗尔身高缩短了10厘米,并且重了20斤。

回到家庭的麦凯恩一开始还和妻子相敬如宾,但到了1979年,麦凯恩却爱上了另一个人:年仅25岁的辛迪亨斯利——她是亚利桑那州亿万富翁詹姆斯亨斯利的独女,她家是百威啤酒的经销商。

1980年4月,麦凯恩与卡罗尔协议离婚,净身出户,留下了所有房产和财产。一个月后,他和辛迪结婚。

在那以后数十年,无论在哪个场合,卡罗尔都没有说过麦凯恩一句坏话。但对于自己这个人生污点,麦凯恩无法回避。他自己公开承认,和卡罗尔离婚的主要原因就是自己自私和好色,称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道德缺失” (“my greatest moral failure”) 。

事实上,在1981年初,麦凯恩已经得到了自己将被晋升为准将的消息,但他认为自己不太可能一路再晋升到上将,所以决定弃军从政。

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麦凯恩选择了自己妻子家族的基地——亚利桑那州。必须要承认的是,在竞选众议员和参议员的过程中,麦凯恩并没有借助妻子家族的财富 (至少从表面上是这样,因为妻子家族和他订立过婚前协议,家族的财产和他并没有关系) 。

麦凯恩确实有足够的资历和能力:他被视为战争英雄,他有良好的口才和协调能力,以及无论他是否承认,他确实拥有在军界以及商界的人脉和资源——至少在亚利桑那州,亨斯利家族早已深耕多年。

1982年,麦凯恩成功当选联邦众议员,四年后成功当选联邦参议员,成为参议院里五名越战老兵之一。

此后,麦凯恩六次成功连任亚利桑那州参议员——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可以被视为亚利桑那州的一个象征,而亚利桑那州也以麦凯恩为荣。

在麦凯恩成功当选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的那一年,40岁的特朗普已经继承了家族产业,并完成了一笔漂亮的买卖:他只花了75万美元,用了4个月就修复了纽约中央公园著名的沃尔曼溜冰场——在此之前,纽约市政府花费了6年耗费了2000万美元都没有做到这一点。

一个立志从政,一个追求财富,这两个原本看似不应该有交集的人,命运之路开始汇合。

在国会,麦凯恩就一直是以“谁的面子都不给”以及“炮火猛烈”著称,他曾严厉批评过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的种种政策,说话毫不留情面。

在外交方面,麦凯恩是绝对强硬的“”,支持伊拉克战争,主张美国应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权威。尤其是在中国问题上,麦卡恩是坚定的“遏制中国”派,他对台湾的态度暧昧,在访问日本期间曾公开声称“是日本领土”,并支持日本修宪允许使用集体自卫权。

2012年2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访问美国,当时麦凯恩曾就人权问题向习提问,习的回答是:

如果还要找一个两人的相似之处,甚至可以从“副业”方面去挖掘:与特朗普喜欢客串电影角色相比,麦凯恩其实也短暂客串过美剧《24小时》。

麦凯恩曾参加过两次总统竞选,第一次是2000年,他在党内初选时就败给了小布什。2008年,他再度出山,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共和党的党内候选人。但在那一年的总统大选中,他败给了如日中天的候选人奥巴马。

麦凯恩和小布什同为共和党人。麦凯恩在宣布参加2008年的总统竞选后,小布什公开表示支持

作为一名“反建制派”的共和党人,麦凯恩对自己的政党是忠诚的。特朗普宣布参加总统大选的时候,麦凯恩即便反感他,但还是公开宣称自己将支持“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特朗普任期中的大部分政策,麦凯恩并没有提出反对——统计显示,麦凯恩83%的投票都是和特朗普立场相同的。在几个关键性投票中,比如官继任者投票,税改投票,麦凯恩投的都是赞成票。

然而,作为一名将门之后,经历过战争之痛,自认在政坛摸爬滚打多年,麦凯恩确实很难看得上特朗普。在他看来,特朗普是富二代,纨绔子弟,逃避兵役,信口开河,毫无从政经验。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特朗普就专门去参加过一次麦凯恩的集会演讲,当时他希望能和麦凯恩交流一下关于他在亚利桑那州的一些投资业务的问题,然而,麦凯恩却对这位亲自到场的富商视而不见。

情急之下,特朗普对麦凯恩喊道:“我可是为你捐过款的!”而麦凯恩的回答是:“那又怎样?”

投桃报李。1999年,特朗普在接受美国电视新闻杂志栏目《60分钟》的主持人采访时这样评价麦凯恩:

这句话其实已经颇有不尊重的意思。但那时特朗普的身份只是一个经常客串一些小角色以及参加一些真人秀的亿万富翁——这样口无遮拦的富翁在美国并不少见,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情商成谜的特朗普这句话不仅得罪了所有曾经被俘过的美国军人,更是深深刺伤了麦凯恩家族——那是麦凯恩最刻骨铭心的一段苦难历程。

不过,特朗普认为自己有说这句话的理由,因为就在他给出麦凯恩这个评价的一个多月前,他决定参选后的第一次竞选之旅演讲,就遭到了麦凯恩的嘲讽,称他“把一群疯子给煽动起来了。”

特朗普认为麦凯恩是在挑衅自己,只是因为他自己说了那句评价墨西哥移民的话:

在其他共和党党内候选人的强烈谴责下,特朗普最终收回了评价墨西哥移民的言论,但拒绝道歉。

老练如麦凯恩,也没有要求特朗普向自己道歉,而是让他向“那些在战斗中牺牲者的家人”道歉,并在之后的一次评价服兵役的言论中,委婉地提了一句:

但是,就在2016年大选之前,特朗普一个针对女性的视频彻底惹恼了麦凯恩。在这段视频里,特朗普说:

在越来越多的女性站出来指认特朗普当时试图猥亵甚至她们之后,麦凯恩撤销了对特朗普的支持,只是退而表示“支持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

而特朗普对麦凯恩最愤怒的一件事,是后者用自己关键的一票,粉碎了他担任总统后,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方案的努力。

那次投票的最终结果是51票反对比49赞成,的参议员全部投了反对票,而共和党人麦凯恩也加入了他们,投出了关键一票——如果麦凯恩投赞成票,那么票数将是50比50,届时作为副总统的彭斯将投出自己的一票,肯定能确保特朗普的提案成功。

2017年,麦凯恩被诊断患上脑瘤,但他并没有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放过”特朗普。2018年5月,麦凯恩对特朗普任命的中情局局长人选投了反对票。一个月后,特朗普的亲信之一,白宫联络室特别助理凯丽萨德勒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

外界曾以为,特朗普和麦凯恩之间的恩怨,会随着其中一方的逝世而随风消逝,特朗普将获得和共和党中部分反对势力重新修好的机会。

除了麦卡恩的女儿梅根上台发言之外,另两个获邀上台发言的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

这两人都堪称是麦凯恩曾经的死对头——麦凯恩两次希望当上美国总统的愿望,就是被这两人亲手打碎的。

然而,即便如此,麦凯恩的家人依旧愿意请他们出席葬礼,并且上台发言,却偏偏不肯请现任总统特朗普。

2008年大选焦灼时,一位白人女性曾在麦凯恩的集会现场举着麦克风对他说:“先生,我无法信任奥巴马,我支持你当选总统,因为奥巴马是阿拉伯人…” 麦凯恩随即对在场所有人说:

“不,女士,您说错了。奥巴马是一个好人,是一个热爱家庭的好人,一个热爱国家的美国人。我和他只是在一些政见上有分歧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代表不同阵营参选。”

奥巴马和布什的发言都围绕麦凯恩,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在说谁,因为他们都用”麦凯恩认为“开头,指出麦凯恩不希望看到美国会有什么政策——都是特朗普颁布的政策。

“如果我们的政治尽是渺小卑鄙的琐事,夸夸其谈,贩卖侮辱、虚伪的爆炸言论。那么这就是一个假装勇敢的政治。麦凯恩希望我们做得更好。不单单是今天,而是在未来所有的日子里这么做,这才是纪念他最好的方式。”

而就在8月30日在北菲尼克斯市浸信会教堂为麦凯恩举行的追悼仪式上,约瑟夫拜登也来到了发言台前,他的第一句话是:

拜登在当天发言中数次落泪。他和麦凯恩堪称是几十年的朋友,拜登的长子也死于脑瘤。

8月25日,特朗普只是在推特上发了一条短推文表示哀悼——按惯例,美国总统应该出一个官方的悼念。特朗普这个行为立刻被等美国媒体形容为“敷衍”,而包括美国协会总司令罗恩在内的很多美国机构和民众,都指责总统居然连官方悼念都不肯发。压力之下,特朗普后来只能再补了一份官方声明。

白宫之前为麦凯恩去世降过一次半旗,但只维持了两天,比国会和美国其他机构都要短很多。在同样的压力下,白宫只能第二次降半旗,直到麦凯恩葬礼结束为止。

除了公开表示没有得到“谢谢”之外,之后几个月,特朗普自己的推特上对已故的麦凯恩发动了密集“攻击”,时间甚至追溯到了麦凯恩读海军学院的时候,说他“成绩是全校倒数第一” (当然也没差太多) 。然后他在2019年3月19日还在接待巴西总统的记者会上做了一个总结:

2019年5月25日,特朗普访问日本,按照安排,他将于停泊在日本横须贺港的美国“大黄蜂”号两栖攻击舰上发表演说。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爆料,在川普到达日本之前,美国印太司令部一名官员在一封的电子邮件里写道:

“麦凯恩”号是美国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的六号舰,1994年服役,当时正好停泊在横须贺港。此舰之所以以“麦凯恩”名字命名,是用来纪念麦凯恩的爷爷和父亲——两代美国海军上将。

2019年5月24日,“麦凯恩”号 被批上了一层帆布,后来帆布虽然被移除,但在特朗普发表演说时,一艘大型平底船被移至更靠近“麦凯恩”号的位置,遮其舰名。而在“麦凯恩”号上服役的水兵则因制服上有舰名,被阻止前往聆听特朗普的演说。

2020年9月,麦凯恩的遗孀,亿万富豪辛迪麦凯恩发布了一则推特,正式宣布支持拜登参选。

要知道,亚利桑那州虽然被视为“摇摆州”,但自1952年以来的68年中,只有一次“翻蓝” (1996年的克林顿) ,其余都是共和党获胜。

可想而知,特朗普对此有多愤怒——他非常重视亚利桑那州,在大选前曾七次飞抵该州造势拉选票。

但对于麦凯恩遗孀——其实也代表麦凯恩家族——的抉择,特朗普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再一次发推文,称“拜登是麦凯恩的哈巴狗”,以及称自己几乎不认识“辛迪”:

但这可能只会更激怒麦凯恩家族:辛迪麦凯恩开始频频公开露面,参加人的集会——为拜登拉选票。

就在大选开始前,辛迪麦凯恩还向美国日刊《今日美国》投稿了一篇一时引起轰动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

辛迪麦凯恩。她在推特上宣布支持拜登后,引来无数特朗普拥趸的言语攻击

在还有1%的选票尚未统计完毕的情况下,特朗普获得49.1%共1657250张普选票,拜登赢得49.4%共1668684张普选票。

特朗普竞选团队随后在亚利桑那州提起诉讼,称当地工作人员指导不力和选举机器操作不当导致特朗普损失大量选票。

亚利桑那州4个县在对选票进行审计后,称未发现选举欺诈的证据 (这4个县的选票占该州所有选票的86%) 。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